•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2
  • 西城区陶然亭街道成立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 发布《十大行动倡议》 2019-05-01
  • 漂洋过海的中国迷:日本小伙的中医情缘 2019-04-28
  • 寻找三秦非遗:二月二,大荔县阿寿村药王庙会赛花馍 2019-04-21
  • 高校招生将更加尊重学生自主选择 2019-04-19
  • 香河县纪委监委严把信访举报交办督办回复“三关” 让信访举报件件有着落 2019-04-17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4-17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07
  • 华龙网――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4-07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4-05
  • 科学家教人工智能诊断脑癌 2019-03-31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3-31
  • 这一年,你的钱花哪儿了? 2019-03-27
  • 养犬规定需细化完善 网友:让狗狗少惹事、不惹事儿 2019-03-22
  •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 2019-03-06
  •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手机访问]

    河北20选5五开奖结果: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当前位置: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 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QQ

    时间:2018-12-10 11:3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www.kxrqd.com   前些日子,诗音不幸过世了。

      作为她唯一的几个朋友,我们都决定请一天假,去参加她的葬礼。

      在出发之前,我整理好衣物,将一些必须的物品装进肩包里。在准备走出去的时候,我瞥见床下还放着一个旧书包。

      那是诗音的书包,就在她死之前那天晚上,我从学校拿回来的。

      书包的拉链还是开的,里面是一台粉色的手机,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了,可惜手机已经很旧,而且还上了密码,我根本破解不了。

      “真是晦气!”

      我不满地踢了一脚,手机连带着书包被踢进了床底下。

      这是死人的东西,按道理来说很不吉利,但现在我没有时间,只好等到葬礼结束之后,再丢掉它。

      嘀嘀嘀……

      正当我准备出门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拿出来一看,原来是母亲。

      “喂,有什么事吗?”

      “女儿,听说你们班有个学生死掉了,是真的吗?”电话里传来母亲担忧的声音。

      “嗯,没错。”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这样子啊,要不要我和爸爸过来陪你?”

      “不用了,不劳你们费心,我一切都好。”

      “那好吧,我们最快后天就回来了,这两天你多找找其他朋友吧,不要太伤心了。”

      “嗯,我明白了。”

      我挂掉了电话,冷哼了一声。

      其实我才不会有什么伤心呢,诗音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怪人,要不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才懒得去参加她的葬礼。

      不过,我想除了我们几个之外,应该也没有什么人去了吧。

      也对,她就是个怪胎,长得丑不说,还整天一张苦瓜干的脸,谁会喜欢跟她做朋友呢?

      我耸了耸肩,拿起手提包走出了家门。

      诗音的葬礼在市里的殡仪馆举行,我和几个同学结伴过去,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目的地。

      灵堂两边都摆满了一些白色的花圈,在中间的地方,诗音的遗照清晰可见,那张微笑的脸仿佛在凝视着我。

      “哎,诗音有你们几个同学,估计她也感到很欣慰。”

      班主任老师走了过来,拍了拍我们的肩膀。

      “真的很感谢你们过来看她,送她最后一程,我想先走一步的诗音父母,应该也会在天堂感谢你们的吧。”

      班主任老师的话很沉重,我们不由自主地留下了眼泪。

      “老师,这是我们的心意,希望诗音她不要责怪。”我作为代表,将花圈送到她面前,深深地鞠了几躬。

      面对诗音的遗照时,眼眶的泪水不禁悄然滑落,我捂住了脸颊。

      “老师,对不起,我想诗音她在自杀的时候,一定……一定有很大苦衷,可惜……可惜我们作为宿友却没有发现。”

      “老师,我们对不住她……”

      我哭得梨花带雨,径直扑到了班主任老师的怀里。他轻拍着我的后背,慈祥地安慰道。

      “不管你们的事,诗音她……她的情绪一直不大好,我也做了很大的努力,结果还是没能知道……”

      我的姐妹也走上前,轻轻地安慰我。

      “好了,明天还有测验,你们也该回去复习了吧,我送你们出去吧。”老师指了指外面,提议道。

      “老师,不用了,我们自己走就可以了。”

      我收起了悲伤,抹干泪水,在姐妹们的陪同下离开了。

      刚走出殡仪馆,我连忙扔掉湿透的纸巾,长出了一口气。

      “哎,我的天,今天流的眼泪恐怕比我之前16年流的都多。”我把手打在姐妹的肩上,一阵诉苦。

      “喂,别松懈吧,再装一下子嘛。”

      “装你妹,哭得眼睛都肿了,这戏还不够逼真啊!”我撅起了嘴,嗤之以鼻。

      “好啦好啦,既然这么累的话,你干脆去KTV玩一下好不好?”姐妹们提议道。

      “还是不要了,我今天真的累,还是下次吧。”我摆了摆手,干脆地拒绝了。

      “嗯,那明天见吧。”

      “再见。”

      我和姐妹告别之后,独自上了公交车。

      滴滴滴……

      忽然,手机QQ响了起来,我下意识地打开来看。

      那是我们宿舍的Q群,也就是刚才陪我一起过来的那些姐妹,其中一人说道。

      “喂,你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蹙起了双眉,有些不耐烦地嘟囔道:“这家伙,那时候不是说好别提这些的吗,怎么又犯傻了?”

      于是,我敲上回话。

      我:为什么说是我们的错?

      我:是她自己有抑郁症,自己想不通而已。

      姐妹1:可是,那也是因为我们平时……

      姐妹2:别想太多了,那些事情就当做过去吧。

      我在对话框上敲出了回话,但仔细一想,又不满地删掉了。

      那些事情我本来不想回忆,但在她们的聊天记录下,不禁又浮上了眼前。

      就在诗音死之前的那天晚上,我们跟往常一样,在学校后面的暗巷堵住了她。

      “嘿嘿,今天的钱拿来了吗?”我冷笑着说道,手里还把玩着之前抢来的笔盒。

      “对……对不起,我真的没钱了……”诗音缩成了一团,哆哆嗦嗦地回答道。

      “没钱?”我一用力,笔盒咔地一声裂开了,里面的东西落了一地。

      “诗音,你这段时间是越来越慢了呀,是不是又皮痒了?”

      “不……我没有,我……”她已经不敢面对我的目光,低下了头。

      “我告诉你,我们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你已经两个星期没给?;し蚜艘?。”我向姐妹们打了个颜色,他们会意地走上前,架起了诗音。

      “200块,明天带过来,知道了吗?”

      “等一下,我……我真的没有。”诗音身子抖得厉害,但在她们的控制下,却不敢反抗。

    Tags: 惊悚故事 葬礼

    本文网址://www.kxrqd.com/guigushi/15366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2
  • 西城区陶然亭街道成立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 发布《十大行动倡议》 2019-05-01
  • 漂洋过海的中国迷:日本小伙的中医情缘 2019-04-28
  • 寻找三秦非遗:二月二,大荔县阿寿村药王庙会赛花馍 2019-04-21
  • 高校招生将更加尊重学生自主选择 2019-04-19
  • 香河县纪委监委严把信访举报交办督办回复“三关” 让信访举报件件有着落 2019-04-17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4-17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07
  • 华龙网――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4-07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4-05
  • 科学家教人工智能诊断脑癌 2019-03-31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3-31
  • 这一年,你的钱花哪儿了? 2019-03-27
  • 养犬规定需细化完善 网友:让狗狗少惹事、不惹事儿 2019-03-22
  •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 2019-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