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2
  • 西城区陶然亭街道成立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 发布《十大行动倡议》 2019-05-01
  • 漂洋过海的中国迷:日本小伙的中医情缘 2019-04-28
  • 寻找三秦非遗:二月二,大荔县阿寿村药王庙会赛花馍 2019-04-21
  • 高校招生将更加尊重学生自主选择 2019-04-19
  • 香河县纪委监委严把信访举报交办督办回复“三关” 让信访举报件件有着落 2019-04-17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4-17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07
  • 华龙网――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4-07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4-05
  • 科学家教人工智能诊断脑癌 2019-03-31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3-31
  • 这一年,你的钱花哪儿了? 2019-03-27
  • 养犬规定需细化完善 网友:让狗狗少惹事、不惹事儿 2019-03-22
  •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 2019-03-06
  •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手机访问]

    怎样设置电脑桌面图标: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当前位置: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 鬼故事 > 

    都市鬼故事之午夜出租车

    时间:2018-12-12 11:5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www.kxrqd.com   王老大是个夜班出租车司机,晚上八点到午夜。今天怪了事了,眼看着到点要收车了,他还一个活没干,白白跑了一晚上的空车,他有些不甘心,就算不赚,也不能陪吧?

      所以他加快了油门,跑上了一条较背的路,这条路没有出租车愿意跑,黑不说,总有些难缠的醉汉,从黑舞厅走出来,有时还能遇见不给钱的主。

      因为生意不好,王老大想到了这里,他把车开的不快,眼睛看向路旁,突然他看见路边有人招手,他心中一喜,加大了油门,只听砰一声,车身剧烈的一颠簸。他心里暗道坏了,一定是撞上了人,他的额头冒出了冷汗,哆嗦地走下车,看见一个红衣女子躺在车下,身下一滩猩红的血,一摸鼻息,他的心凉了半截,人已经没救了,怎么办?

      一阵阴风吹过,两旁的树被风刮得哗啦作响,像无数个妖魔鬼怪齐声呐喊,此时的王老大由于恐惧吓得浑身颤抖几乎喘不过气,他望着死尸,拿起了电话,想要报警,可是他又想起了儿子,上大学的儿子昨天打来的电话,要生活费,一千块,他还没凑起,如果再出了这事,他的驾照被吊销没了营生不说,陪给死人的可是一大笔钱,他犹豫了。

      鬼祟地看了一眼四周,想起刚才路边招手的人,此时却不见了踪影,他狠狠心,从车下拽出了女人的尸体,然后扔在了后备箱里,血弄了他一身,他连忙找一套工作服换上,用沾了血的衣服擦去车上的血,然后一并把血衣扔进了后备箱。

      他把车开到了火葬场,看了一眼手机,正好凌晨,他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起,沙哑地问:“老大什么事?”

      “小东,快开门,我在你门口。”

      “我门口,火葬场门口?”

      “嗯!”

      “大半夜的你跑这里干嘛,等着我给你开门去。”说着他把电话挂了,不一会,一个披着外衣的中年男子跑了出来,打开了大门,没有让王老大进去的意思,而是站在门口问:“你小子啥事大半夜地跑这来了?”

      “小东……你得救我。”王老大说完扑通跪在了小东面前,抓住他的裤脚浑身不住颤抖。

      “咋地了你起来说,咱们光腚娃娃长大的哥们,还说什么救不救的话,你就说吧,到底出什么事了?”

      “兄弟,我撞死人了……”

      “什么?”小东脸色大变。

      “兄弟我也不是有心的,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邪……”

      “可是你让我怎么救你?”小东皱着眉拽起了他。

      “兄弟这人在我的后备箱里,我想……”

      “你想在我这里炼了?”小东惊叫,脸变得惨白惨白的。

      “哥们!求你了……”王老大又跪在了地上,小东心软了,他瞧了瞧身后的一间小房,那里住着守太平间的老头,此时应该早就睡了,如果他偷偷开启火化炉,也不会有人知晓,神不知鬼不觉地毁尸灭迹倒也不错。

      小东点点头,没让他把车开进来,怕惊醒守夜的老头,俩人趁着夜色,把女尸抬出了车,弄进了火化炉里,这东西都是电动的,只要一按按钮就完事了。

      谁知小东按下按钮的同时,他听见一声凄惨的嚎叫,趴在炉边一看,一个火影在里面挣扎,砰一声砸在火化炉门上,小东吓得头皮发麻,猛地回头,一巴掌打在王老大的脸色,恶狠狠地低吼:“你他妈的,还说这人死了,明明活着?”

      王老大被这一巴掌打的整个人都懵了,他是摸过那女人的鼻息了,确实人已经死了,可她怎么又活了?他没敢吭声,反正人已经推进去了,在拽出了是不可能的了,活人和死人没啥分别,一会都会烧成一把灰。

      突然又是碰的一声,一股红色的血喷溅在火化炉门上,血如蛇般慢慢流下,吓得小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

      十分钟后,火化炉停了下来,跌坐在地上的小东,定定神,打开了火化炉,俩人顿时都傻了,红衣女人好好地站在那里,只是面无表情。

      不知道谁发出一声尖叫,这声尖叫几乎穿透了这个火葬场,天空中聚集了一片乌云,咔嚓一声响雷,劈得人耳嗡嗡作响,雷响的同时,火化炉里的女人突然化成了一缕灰,钻进了小东的鼻子里,小东浑身一震,眼睛里闪过一丝血红,瞬间恢复了常态。

      他拍打着吓晕过去的王老大:“喂!老大,醒醒……醒醒……”

      “啊……”王老大低吼一声。冷不丁一下坐下了,大叫:“鬼呀……”

      “喂!醒醒,哪有什么鬼……”小东用力打了他一巴掌,他清醒了不少,抬头看向火化炉,里面静静地躺在一堆灰,他这才松了口气。

      “老大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小东一边清理着骨灰,一边说着。

      “噢!好的。”王老大早就想离开这里,只是见着小东自己忙活,他不好意思走。如今,小东一发话,他比兔子跑得还快。

      次日王老大被手机铃声惊醒,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一条彩信,他打开竟然是一条视频文件,他好奇地点开视频,内容竟然是他把撞死的女人拖出车下的一幕。

      他的身子顿时触电般浑身颤抖,·他惊慌得犹如冷水浇身,瘫软在地上。是谁?是谁录了这个视频,想干什么?勒索?

      王老大的心紧紧提着,内心忐忑不安,手上的手机成了烫手到的山芋,拿着烫手,扔了担心。

      突然往老大的手机响了,一个怪异变形的声音让他的浑身一震。

      “视频收到了吧?呵呵!听着准备五十万,下午我会给你打电话。”说着挂了电话。

      王老大顿时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他上哪弄五十万去?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他哆哆嗦嗦拿起了手机想了半天还是打给了小东,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他还没开口,小东就问:“老大,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嗯!咦!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你不说当时有人打车吗?”

      “哦?我说了吗?”王老大挠挠头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兄弟他一张口就是五十万,怎么办呀?我哪有那么多钱呀。”王老大带着哭音的说道。

      小东沉默了,半晌后他说:“这样他要约你见面,我和你一同去,钱你也担心,我有。”

      “兄弟,太谢谢你了,你真是我的亲兄弟呀!”王老大被感动的老泪横生,他其实并不是坏人,要是没有上大学的儿子,他是不会做出这种不负责的事的。

      那天他整整喝了一瓶白酒,就在他迷迷糊糊中,电话铃响了,他慌忙接起,正是早上打来勒索他的人,那人说了一个地点,让他拿着钱去见面,并警告他,报案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王老大唯唯诺诺地说:“放心吧!我不会报案的……”没等他的话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王老大立刻给小东打去了电话,小东听后咯咯地笑了几声,声音极其怪异,就像女人。

      王老大的心咯噔一下,颤声问:“兄弟你咋了,不会是昨天吓傻了吧?”

      “放心吧!”小东冷冷地回答,随即挂了电话,小东的莫名其妙,弄得王老大心里七上八下,坐立不安,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四点,他慌慌张张出门了,他先去了火葬场,接了小东,小东竟然穿着一条长裙,本来矮胖的身材,显得更加滑稽,王老大知道不该乐,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直不起腰,眼睛里流出眼泪,他才停止。

      不过等他看清小东的脸时,他大吃了一惊,小东的脸上竟然化了妆,僵硬的妆容,就像画在死人的脸色,白色的粉底,就像给他的脸上了一层白霜,样子不是可笑,而是恐怖。

      “小东……你……”

      “别管我了,钱在这里,时间要到了。”小东不耐烦地说了一句,然后率先上了他的车。王老大面带疑惑,也上了车,在车上他频频侧目看小东,小东坐在副驾驶上一动不动,模样活脱脱的一具僵尸。

      王老大越想越害怕,他看了一眼小东拿着的箱子,里面竟然有一张冥纸露了出来,他心理的恐惧就被激化了,浑身开始颤抖。

      好不容易把车开到了指定地点,他刚要下车,小东出言阻止他说:“你别动,等我。”说着他抱着钱下了车,王老大很好奇,悄悄地跟了过去,树林里闪出一个男人,矮小的个子,一脸络腮胡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他看见小东大声问:“钱带来了吗?”

      “嗯!”小东说着拍了拍手里的箱子。

      “呵!”络腮胡子笑了笑,指着小东手里的箱子说:“扔过来。”

      小东很听话,扔了过去,啪一下箱子掉在地上,露出了满满一下子冥纸。

      “你他妈的……”络腮胡子怒了,回手抽出了一把刀,向小东砍来,小东没躲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尖锐刺耳,一听就是从女人的嘴里发出来的。

      络腮胡子被吓了一跳,他惊恐地大吼:“你……你是谁?”

      “胡子哥,不认识我了吗?”小东娇滴滴地说了一句,手还怪异的一挥,和大老爷们判若两人。

      “你……你……潇潇……”

      “是呀!是我呀!就是被你掐死的潇潇。”小东前半句娇笑,后面一句突然变成了尖锐的呵斥声。吓得络腮胡子浑身剧烈颤抖,手里的刀差点掉了。

      “放屁,我才不信,潇潇已经死了,我昨晚亲手掐死了她……”说着络腮胡子拿着刀突然冲向小东,小东娇笑着一躲,络腮胡子连她的衣襟都没碰到,她又娇笑了一声。

      在一边看得浑身发抖的王老大,发现小东变了,变成了昨晚的红衣女人,她的双脚飘在空中,她的双手长出了长长的指甲,然后掐住了络腮胡子的脖子,没见她怎么用力,络腮胡子已经身首异处了。然后她突然回头看向王老大的藏身之处,眼神带着凄厉。王老大扑通跪在地上,颤声说:“姑奶奶饶命呀,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上有老小有小,儿子又在读大学,我是没办法才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

      他一边磕头一点说,猛一抬头看见一双脚,他尖叫着捂住了脑袋,只听小东说:“哥呀!没事了,潇潇已经走了,她说,她虽然是个风尘女子,但是她也知道做父母的难,更何况她并不是你撞死的,所以她放了你一马,希望以后你能小心开车……”

      小东说完扶起了他,王老大吓得双腿都软了,半天才站起来。然后他冲着天空拜了拜嘴上喃喃地说谢谢潇潇的在天之灵。他没抬头,自然没看见小东笑了,笑得特别诡异,像是女人的娇态。

    Tags: 都市鬼故事 出租车

    本文网址://www.kxrqd.com/guigushi/15406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2
  • 西城区陶然亭街道成立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 发布《十大行动倡议》 2019-05-01
  • 漂洋过海的中国迷:日本小伙的中医情缘 2019-04-28
  • 寻找三秦非遗:二月二,大荔县阿寿村药王庙会赛花馍 2019-04-21
  • 高校招生将更加尊重学生自主选择 2019-04-19
  • 香河县纪委监委严把信访举报交办督办回复“三关” 让信访举报件件有着落 2019-04-17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4-17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07
  • 华龙网――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4-07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4-05
  • 科学家教人工智能诊断脑癌 2019-03-31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3-31
  • 这一年,你的钱花哪儿了? 2019-03-27
  • 养犬规定需细化完善 网友:让狗狗少惹事、不惹事儿 2019-03-22
  •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 2019-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