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2
  • 西城区陶然亭街道成立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 发布《十大行动倡议》 2019-05-01
  • 漂洋过海的中国迷:日本小伙的中医情缘 2019-04-28
  • 寻找三秦非遗:二月二,大荔县阿寿村药王庙会赛花馍 2019-04-21
  • 高校招生将更加尊重学生自主选择 2019-04-19
  • 香河县纪委监委严把信访举报交办督办回复“三关” 让信访举报件件有着落 2019-04-17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4-17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07
  • 华龙网――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4-07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4-05
  • 科学家教人工智能诊断脑癌 2019-03-31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3-31
  • 这一年,你的钱花哪儿了? 2019-03-27
  • 养犬规定需细化完善 网友:让狗狗少惹事、不惹事儿 2019-03-22
  •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 2019-03-06
  •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手机访问]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当前位置: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 故事会 > 

    这个杀手36度9

    时间:2018-11-15 08: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www.kxrqd.com   这里是银川大厦六楼629室,一间正在出售的商品房。
      一个月前我以看房名义,将包落在了房间里。
      和销售员下楼时用背包落下的借口,要到了钥匙并且偷偷拓印。
      这次的计划师父和我足足筹备了两个月,因为要杀的可是个大人物。
      对了,我是职业杀手。
      夸张了,我应该是职业杀手的徒弟。
      现在属于实习,或者说拜师更靠谱吧。
      红点网,一个全世界性质的概念设计网站。
      却只有一部分非富即贵的人知道,在页面上按照要求点开一定的链接。
      就会弹出另一个同名的网站,这个网站不卖设计而是杀人。
      网站上充斥着杀手和富豪。
      杀手被分为edcbas六级。
      而老板则按身价分为低中高三级。
      这里的身价会有专门人通过财产、知名度和价值进行评级。
      划分明细,低级富豪只可申请ed级、中级富豪可申请bc级以下、高级富豪则是as级以下。
      ed一般只是打手和侦探,不参与谋杀。
      bc一般只负责绑架威胁,也不参与谋杀。
      但从a级开始,他们只负责谋杀。
      而我的师父在红点网的代号是36度9,新进s级的职业杀手。
      其实在红点网杀人还是很麻烦的。
      首先你要支付和你要杀的人同等身价的暗杀金。
      这笔暗杀金也会根据金额被分为sabcde六阶。
      而我和师父这次看中的任务正是s级任务。
      这个任务在s级的榜单上已经停留了半年,没有一个s级敢接。
      而我师父作为新进的s级在没和我讨论的情况下接下来这个任务,让我觉得匪夷所思。
      这次要暗杀的正是m国总统候选人之一,如今得票率最高的米罗·奥德赛。
      而此次暗杀的暗杀金为四十亿。
      报酬是十分之一,也就是四亿。
      说道这里肯定有人要问。
      为什么暗杀一个四十亿身价的人,却只有四亿的赏金了。
      因为红点网巨大的生意网络提供了杀手的一切,一家独大且拥有杀手入职前的所有资料。而红点网有着资料的所有权,所以没有一个杀手敢反抗红点网。
      而这次的任务之所以没人敢接。
      传说是石油大国a国的一位神豪,在家中聚会时喝多了。
      当着几十位朋友的面示范了如何在红点网杀人。
      当时神豪家里七十寸的彩电,正播放着奥德赛的演讲。
      神豪一时兴起点下了s级的任务提交了这个身份和名字,并直接交出了四十亿的暗杀金。
      随后次日酒醒想要撤回,但红点网的第一条件就是下单不退。
      而在神豪犯错的第三天,神豪就销声匿迹了。
      有人说他逃亡了没有死刑的f国,有人说神豪花了一大笔钱改名换姓整了容。
      最惨的可是米罗·奥德赛。
      如果你是被暗杀的对象,并且拥有红点网的账户。
      只要每年上缴自己暗杀金的十分之一,就可以将暗杀日期延后。
      而这m国总统候选人的这四十亿是虚拟身价,但自己可付不起这四亿的延后金。
      虽然这件事情寻常老百姓不知道,但一些政府官员都有所耳闻。
      可演讲还要继续,拉票也不能停。
      这件事情就成为了红点网上闲来无事津津乐道的笑话。
      但这个笑话在两个月前变得不可笑了,不可笑是因为这个订单被接单了。
      红点网所有的杀手和富豪都觉得,这个id叫三十六度九的杀手疯了。
      而我师父确只是笑着说道:"干完这一笔,就隐退吧。"
      今天正午,奥德赛将在中央公园对生态绿化和经济调控的重要性进行演讲。
      师父和我设定好了这次暗杀计划。
      师父将沙发搬到了阳台。
      解开了狙击枪的保险,用着绒布擦拭着镜头。
      "还有半个钟,再测算一次距离。"师父叼着烟漫不经心的说道。
      "好的,师父。"我再度拿出了手机打开了谷歌地图。
      地图上显示这里离远处的中央公园刚好两千五百米。
      随后掏出了包里的设备,测距仪进行了侦测。
      显示器的数值显示在两千四百八十。
      "误差5%内,总长两千五米。"我战战兢兢的说道。
      师父吸了一口烟说道:"乔克,我说过多次了。你有没有试过下去走一走,数一数多少步。虽然现在仪器很准,可不能忘了老手艺。"
      "我数过了,七个拐弯。一共一万三千步,换算过来差不多也就是二千五米。现在的谷歌地图真的很准,师父放心。"我笑着说道。
      "就你知道耍小聪明,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师父说完将枪架在了阳台之上,只将枪头露出了一点,
      随后师父翻了翻手上的毛毯,盖在了枪身上。
      我看了看太阳,确实需要盖住以免反光。
      "他们的保镖布防估计一千米内都是了吧,两千米左右也会有。但他们应该想不到有人能在两千五百米以外进行狙击吧,我们可只有一次机会啊。"师父笑着说道。
      我点了点脑袋,此时什么话都是多余的。
      "对了,子弹你放在哪了?"师父说道。
      我立刻从背包里拿出了盒子,缓缓将其打开。
      1.27毫米的口径,足足6.7厘米的子弹长度。
      师父一只手抓过子弹,将其塞入了枪膛。
      上稳了枪膛,通过狙击镜看了一眼目标所在的位置之后长叹了一口气。
      "师父,为什么要选这个任务。"我好奇的说道。
      "你知道我这辈子到现在杀了多少个人吗?"师父说道。
      "没上百也几十了吧。"我不解的说道。
      "六十三个,而我女儿得了先天的心脏病需要心脏移植。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心脏配型了,可还四十万的手术费。"师父又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为了四十万也不一定要接这个四亿的单吧?"我不解的说道。
      "你以为心脏配型和来源怎么好找吗?这颗心在我这里呢。四十万的手术费是小事,可以后的开销呢?我女儿已经快超过最佳的手术时间了,这一笔钱如果成功了足以照顾她以后的日子。"师父说道冲着我笑了笑。
      我思考着其中的前因后果,无奈的点了点脑袋。
      我认可师父的想法,可我不认可他的做法。
      但我只是个学徒,没有资格指指点点。
      师父拍了拍我的肩头说道:"你跟我有三年了吧?看着我从a级到s级也帮了不少忙了。"
      "师傅这么厉害,我还差得远呢。"我挠了挠脑袋。
      师父将手伸出了窗外,感受了一下风力点了点脑袋说道:"今天可是杀人的好日子。"
      我在一旁点了点脑袋。
      "好了,他们进场了。演讲台上有防弹玻璃,我必须在他上台阶的时候就杀了他。"师父说完脱下了自己右手的手套。
      我看见了这一幕说道:"师父,指纹。"
      师父将手放上了扳机,眼睛靠上了狙击镜说道:"有的人死了,找不到凶手是不会结束的。就好比他,所以必须有个替死鬼。"
      师父瞄准了远处,我立刻拿起了望远镜对准了远处。
      我的耳边发出了巨大的枪响,而此时米罗·奥德赛还没开始上台。
      一秒、两秒。
      三秒、四秒。
      米罗·奥德赛招完了手,踩上了第一节台阶。
      随后快步跑向了讲台,原本离我们预算好的位置还差很多。
      可第五秒,他却因为跑步上台几乎同时撞上了子弹。
      五秒、六秒。
      米罗·奥德赛在子弹出膛后的六秒之后与子弹完美相遇,当场爆头击毙。
      我惊讶的说道:"师父,你怎么知道他会跑上台阶?"
      "因为我看了最近他上台演讲的流程,每次上台都是跑的。"师父淡淡的说道。
      我放下了望远镜,师父此时却已经起身站上了窗户。
      "师父,你这是?"我惊讶的说道。
      "你快离开吧,我的账号你帮我收着。赏金你留一半,剩下的打给我的老婆。记得马上帮我报警,我死后心脏必须立刻给我女儿移植。你出师了,日后拿着钱干些别的。你不适合当杀手,别再吃着碗饭了。"师父说完的下一刻跳下了窗户。
      这里是六楼,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声巨响已经传来。
      我愣在了原地许久,我不敢伸出头去看。我知道一定有人在围观了,说不定还有人正在用手机进行拍摄。
      我随后带上包跑了出去,在路边用公用电话报了急救。
      我剩下的只有迷茫和无助,躲在了不远处的旅馆待了一整天。
      第二天一早,新闻传遍了全世界。
      m国总统候选人奥德赛被枪杀,杀手随即跳楼身亡。这是有预谋的杀人案,最大受益人为候选人之一得票率第二的伊利亚特。
      "怎么说?"我笑着说道。
      "给我电话查她,你是要杀这个人吗?"死党说道。
      "这么快就查到了?"我不解的说道。
      "警察内部资料很好查,不过说真的开始我还觉得是个小人物。但越查越觉得奇怪,才发现真的很可疑啊。"死党说道。
      "她家是不是有个得病的女儿?"我说道。
      "嗯,心脏病。似乎很严重,病例我拿不到。不是国内的医院,在m国。"死党说道。
      "m国?医院叫什么你知道吗?"我说道。
      "这个号码有点奇怪。这女是个销售员,在c国h市。他老公是个电梯装修师父,工资也就七八千一个月。而他们的女儿却在m国m市的医院,没有医保的情况下待了两年了。你要知道m国医院重症监护室一人一个月的花销都是十几万啊,如果不查到这些真是难以置信。一个装修师父和一个销售员,每个月能维持十几万的开销。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销售的要是什么东西啊。"死党说道。
      "跟销售的东西没关系,如果我告诉你这个维修工的身份是三十六度九呢。"我说道。
      "你师父?我的天。他不是死了吗?你们现在在m国千万别回来,现在所有c国的人出境都会被彻查。你还是等风波过来才出来吧,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杀总统候选人,这到底谁接的单。"死党说道。
      "他女儿的资料,和所在的医院发给我。而且还要让你帮我一件事情,帮我查一下我师父的遗体在那间医院。他女儿需要她的遗体做心脏移植,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我说道。
      "你非要蹚这趟浑水吗?地方是好查。但是你找到了也没用,我估计二十四小时监护着呢。而且我听说,没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你师父就算跳楼没死,也在重症监护室危在旦夕了。"死党说道。
      我愣在了原地,跳了六楼没有死。
      "对了,杀手死亡账户就会被冻结?"我说道。
      "当然了,怎么?哦,对了。三十六度九的账户肯定被冻结了。"死党说道。
      "知道怎么解除冻结吗?"我说道。
      "在接个任务就能取消,不过你这个可能比较困难。因为三十六度九死掉的消息,大家都知道。让一个死人复活接任务,这根本不可能。"死党说道。
      我思考着眼前的这些可都是大麻烦,而且师父没有死这点让我非常震惊。
      没死,所以被强行救治。
      这就是没有被带去移植的原因,至于手术费。
      师父的死又导致了账户冻结。
      解决这些的办法有什么,真的是一筹莫展。
      我挂了点了,拍了拍出租车司机的隔壁宣布掉头。
      回到宾馆的我在楼下的超市买了许多黑色记号笔。
      用买来的记号笔将自己完全涂黑。
      打开了红点网的账户,在m国的猎杀任务表里随便接了一个任务。
      当首页出现s级杀手三十六度九接了c类暗杀任务的字幕。
      随后的公屏再度爆发了,各国的文字在公屏充斥着。
      随后不到一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还是死党,我无奈的又接了起来。
      "***的,你师父把账号给你了?你还又接了任务,还是在m国你不要命了?你知道现在查的多严吗?"死党大喊道。
      "是的。"我说道。
      "是的是几个意思?你这任务接的又是几个意思?"死党再度不解的说道。
      "不是你说的解冻金额,需要再接一个任务吗?"我说道。
      "你到底在想什么???"死党不解的说道。
      "一个瞒天过海的计划,我师父的遗体你发现了吗?"我说道。
      "黑了三次m国的国防部,居然和他女儿是一间医院。地址我短信给你,看来你师父这次的计划很完美啊,死了之后被立刻带去移植??上挥兴?,而且还在重症监护室因来了一群警察二十四小时监视。不然真的可以给他搬个奖了,这个计划真的是完美。"死党说道。
      "要是完美,就不用我现在干这些了。"我苦笑着挂了电话,看着几分钟之后显示的医院名称关上了手机。
      按照给的地址前往了医院,大门口就可以看见正在巡逻的警察。
      看样子师傅在里面应该没错,我在旁边观察了许久。
      每一个进去的人都会被要求检查身份,似乎只要是c国人就直接会被带走审问。
      虽然我现在把皮肤涂黑了,但仔细一看还是会被发现端倪的。
      看来跟我思考差不多,要想救人就必须再杀一个。
      翻开了这次要杀的人。
      一个项目经理,没什么头绪。
      原本暗杀前都需要至少一个星期到一个月的准备时间。
      但眼下我却根本没什么时间。
      观察了留下的线索。
      一个是他上班的地方,而另一个则是他的家。
      打开地图看了许久,他家被我排除了。
      在贫民区住小别墅,就算被杀了估计没有三四天都不会被人发现。
      但这一次,我必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而且还需要大肆宣传。
      我将目标放在了他办公的大楼。
      却发现他工作的楼层很高,没有并排的其他大楼。
      狙击的机会也没有了,只能潜入了。
      手头只有一把备用的狙击枪和一把手枪。
      无奈的我查了一下这家公司的底细。
      表面上是家投资公司,但实际上放高利贷。
      查到这些没什么难度,因为整个公司的网站就充斥着各种贷款。
      我在路面买了一份外卖,带上口罩走了进去。
      我缓缓走了进去,就像一个送外卖的一样轻易的走了进去。
      我直接按了顶层的电梯,在等层逛了一圈。
      观察着房子的布局和监视器的位置。
      默默的记了下来。
      随后从顶层靠着楼梯下到了目标所在的11层。
      大致看了一下,11层和顶层的布局差不多。
      我躲开了监控的两个死角,走进了厕所。
      这里几乎没什么人,我蹲在了厕所里寻找机会。
      我将外卖冲入了厕所。
      拿出了包里的手套和乙醚。
      足足半个小时,只有大概三四个西藏笔挺的人进来上厕所。
      但都不是我预期的,直到进来的第四个正好是黑人。
      身高发型都非常合适。
      用乙醚沾湿了毛巾。
      从厕所出来,从背后将他按倒在地。
      我早就准备好的乙醚捂住了他的口鼻将它闷倒在地。
      然后拖进了厕所隔间,摆在马桶之上。
      用准备好的手枪握上了他的指纹。
      脱光了他的衣服自己穿上。
      之后反锁了厕所的门从上面爬了出来。
      将西装衣领扶正走出了门。
      来到了电梯旁开始不停的进进出出。
      脸尽量不要看电梯里的监视器,将自己搞的像一个神经病似的。
      随后走出了电梯跑向了目标的房间,敲了敲门。
      目标开门的瞬间,我拔出了手枪一口打光了弹夹。
      随即一声声枪响过后,我将手枪扔在了原地。
      枪声几乎吸引了整个楼层的注意,人们有的躲在房间里,有的四处逃跑,陆陆续续从房间里出来跑向安全出口。
      我稍微擦拭了一下衣服上的血迹,半蹲着身子学着人群向外跑去。
      顺着人群的方向快步跑向了厕所。
      当所有人都在惊呼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在悠闲的脱着衣服。
      我踹开了厕所的门,将衣服脱下套回了黑人身上。
      双方穿戴完毕,我扶正了他的衣领。
      看了一眼楼下呼啸的警车,我将他从十一楼的卫生间窗户推了下去。
      随后转身淡定自若走了出去。
      顺着监控的死角上了顶楼的卫生间。
      我将手机静音刷着推特。
      我听着警察的广播,随后是封锁大楼。
      顶楼格外的安静,警察也没有寻找到这里。
      因为杀手很快就被发现跳楼身亡了
      直到晚间时分,警察全部撤离之后。
      我才看见了大概两条新闻充斥着版面。
      一个是神秘杀手再度出现,杀人自杀伪装嫁祸。
      第二个新闻则是男版周可儿,杀人自杀形??梢?。
      这两个新闻都是以我匿名编写的。
      整个事情被我搞得玄之又玄。
      我再度打开了红点网,红色的金额变回来正常。
      却接到了红点网的警告信,让我不能再使用这种自杀伪装他杀的悬案。
      而我提走了里面的钱,放入了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瑞士银行的银行卡里。
      趁着夜色回到了宾馆,几乎泡了半个小时才搓下了身上记号笔留下的印记。
      对着镜子看了许久,确定了身上没有明显的痕迹。
      我坐车再度前往了师傅所在的医院,原本戒备森严的医院警察少了许多。
      也没有警察注意进入医院人的身份了。
      我轻松的进了医院,在大厅里看着医院的平面图。
      重症监护室离我不远,但想进去却很难。
      外卖的警察没有了,可监管师傅的病房显然还有。
      我则看到了另一边急诊室的天台。
      一步、两步,整整四百三十步。
      也就是二百一十米。
      我上了另一边急诊室的天台,架好了狙击枪。
      我开始对准了危重病房的窗户,一间一间的看了过来。
      当杀手的这三年,我几乎没有用过一次狙击枪。
      而这第一个用狙击枪杀的居然是自己的师傅。
      我调整着角度,找到了师傅所在的房间。
      我打了一通电话,给我的死党。
      嘟的一声之后立刻被接起。
      "喂,干的真的漂亮。我帮你匿名写了好多新闻发在各个网站上,在几个星期你就能安全回来了。"死党笑着说道。
      "嗯,能帮我个忙吗?"我说道。
      "怎么说?"死党问道。
      "我给你卡上打了大概四个亿,里面的钱你拿一半,还记得我给你的那个号码。你想办法把另一半钱打到人家卡里,你能办到吗?"我说道。
      "**,四个亿啊。这是暗杀金吧?为什么全给出去?你留一点也好啊。我又没干什么,为什么分我两个亿???"死党笑着说道。
      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站起摸了摸风向。
      对着死党说道:"你拿了钱也趁早别干这行了吧,干的什么也比这个强啊。记得,替我把钱给出去,可别全自己吞了。"
      "我为人你还不放心吗?喂,韩东你说这些几个意思???"死党喊道。
      "哦,还有我师傅叫什么名字?"我说道。
      "认真的查了一下,你师傅叫王山水??床怀隼窗?,当过兵难怪会拿枪。"死党感叹的说道。
      我挂了电话,将卡上的钱全部转给了死党。
      打开了红点网的网站。
      账户里还有大概三万,是杀项目经理的钱。
      我用三万申请了暗杀,c国h市电梯装修师王山水。
      几分钟的时间d级的暗杀任务就出来了。
      随后用账户接下了订单。
      当三十六度九的账户接下来一个d级任务的消息,再度出现在了红点网的首页。
      公频被刷爆。
      死党的电话几乎下一刻打了进来。
      我挂掉了电话,将手机格式化。
      拿出了电话卡将其掰断。
      准备好了一切俯下身子,摘下了手套握上了狙击枪。
      将枪口对准了重症监护室里师傅的脑袋,扣下了班机。
      一声枪响,这是我第一次用狙击枪杀人。
      这感觉没我想象的好,职业杀手的梦想在这一刻实现了。
      而且还是最顶尖的,似乎没有遗憾了。
      我缓缓起身扶正了衣服。
      从医院的天台向下跳去。
      ……
      一年后。
      c国h市机场,国际航班接机厅。
      "**,你计划简直天衣无缝啊。断了一条腿换了两个亿。"死党推着我的轮椅缓缓向前。
      "别笑话我了,我当时真的是想跳楼来着。"我说道。
      "他们有没有问你什么?有没有酷刑?坦言水、测谎仪什么的?"
      "你007看多了吧,只是询问了很多问题。我几乎都说不知道,深入案情我就说头疼了。"我说道。
      "反正这案子已经是玄案了,你不知道这事情网上说什么的都有。这个三十六度九,已经是世界第一杀手了。"
      "我们是不是该说说,我的两个亿了?"我说道。
      "你不是说两亿都给我了嘛?"
      "那是我死了的话,现在不是还没死吗?你赖不掉的,见面分一半。"我从轮椅上跳了起来。
      "**,腿都是装的呀?"
      ……

    Tags: 杀手 案情 警车

    本文网址://www.kxrqd.com/gushihui/14908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2
  • 西城区陶然亭街道成立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 发布《十大行动倡议》 2019-05-01
  • 漂洋过海的中国迷:日本小伙的中医情缘 2019-04-28
  • 寻找三秦非遗:二月二,大荔县阿寿村药王庙会赛花馍 2019-04-21
  • 高校招生将更加尊重学生自主选择 2019-04-19
  • 香河县纪委监委严把信访举报交办督办回复“三关” 让信访举报件件有着落 2019-04-17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4-17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07
  • 华龙网――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4-07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4-05
  • 科学家教人工智能诊断脑癌 2019-03-31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3-31
  • 这一年,你的钱花哪儿了? 2019-03-27
  • 养犬规定需细化完善 网友:让狗狗少惹事、不惹事儿 2019-03-22
  •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 2019-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