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2
  • 西城区陶然亭街道成立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 发布《十大行动倡议》 2019-05-01
  • 漂洋过海的中国迷:日本小伙的中医情缘 2019-04-28
  • 寻找三秦非遗:二月二,大荔县阿寿村药王庙会赛花馍 2019-04-21
  • 高校招生将更加尊重学生自主选择 2019-04-19
  • 香河县纪委监委严把信访举报交办督办回复“三关” 让信访举报件件有着落 2019-04-17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4-17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07
  • 华龙网――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4-07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4-05
  • 科学家教人工智能诊断脑癌 2019-03-31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3-31
  • 这一年,你的钱花哪儿了? 2019-03-27
  • 养犬规定需细化完善 网友:让狗狗少惹事、不惹事儿 2019-03-22
  •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 2019-03-06
  •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手机访问]

    360彩票双色球走势图表: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爱侣的旅行

    时间:2018-11-30 15:2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西村京太郎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www.kxrqd.com   一

      冲绳比东京更早进入酷热的夏季,就在东京还阴雨绵绵的时候,冲绳的那霸机场已经是酷暑难当。乘客们逐个从飞机上下来,面对耀眼的阳光都眯起了眼睛。

      冈田脱掉了外衣。

      “这里的空气和东京不一样,是不是?”妻子由美子对冈田说。

      冈田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当由美子转过身去机场大厅的时候,他连笑容都没有了。

      这次冲绳之行是冈田建议的,一共四天三夜,他说要给由美子第二个蜜月。由美子十分开心,一路上像个小姑娘一样欢欣雀跃??墒歉蕴镄睦锵氲氖?,如何跟由美子说离婚。他知道妻子十分固执,绝对不会同意离婚。于是他筹划了一个方案,在这次旅行中杀了妻子,然后伪装成意外。

      他们结婚六年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可以让冈田痛下杀手,就连冈田本人也说不清楚。其实不是哪一件事,而是很多事堆积在一起,逐渐变成了冈田杀人的动机。

      两人的关系真是世界上最难理解的东西?;榍?,在冈田的眼里,由美子浑身上下都是优点??山峄橹?,所有优点都变成了缺点。比如由美子喜欢说话,冈田原本认为这是她身上难能可贵的地方,因为冈田本身沉默寡言、不善交际,由美子的开朗和活泼正好可以弥补他的缺陷??扇缃?,他却认为这样的由美子是个不懂得体谅人的直肠子。

      其实说白了,缺点和优点都是要看你有多喜欢这个人。如果你喜欢她,那她全身上下都是优点。如果你不喜欢她,她就一无是处。

      冈田曾多次向由美子提过离婚,由美子每次提出的离婚费都高得惊人,先是一千万日元,而后是一千五百万日元,最后是两千万日元。冈田一千万日元都出不起,更别说两千万日元了。由美子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她也知道冈田刚刚被升为科长,哪来那么多钱,可她还是不断抬高离婚费,这让冈田十分郁闷,觉得由美子过分狠毒。

      冈田想摆脱这样的状况,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离家出走,要么杀了由美子。离家出走是不可能的,一来他舍不得自己辛苦六年换来的科长职务,二来他舍不得单位那个美丽、年轻的姑娘片桐明子。

      那么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杀了由美子。在此之前,冈田对由美子出奇的好,甚至还策划了这次旅行。

      二

      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是石垣岛,那霸是转机的地方。登机时间还没到,冈田和由美子到机场餐厅候机。冈田一直在盘算着如何杀了由美子,虽然有了大致的计划,可是许多细节还没有确定。在石垣岛出海的时候把由美子扔进海里,制造她意外溺水的假象?不行,由美子读高中的时候是校游泳队的,冈田也亲眼看到过由美子出色的游泳技巧,这个方法行不通。假装从阳台失足坠楼,又或者假装散步时被歹人所害,再或者……无数方法涌进冈田的脑袋,可没有一种方法是完美的。

      在餐厅等了30分钟,终于可以登机了,中途还遇到了一场来也快去也快的大雨。由美子和冈田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可以透过窗户看到下面的风景。由美子兴奋地拿起相机前拍后拍,还不住赞叹:“太美了。”是很美,下面的小岛散落在海洋上,如同星星镶嵌在天幕上一般。

      冈田哪有心思欣赏美景,只顾着筹划一个周密的杀人方案。一个多小时后,飞机在石垣机场降落了。因为这次是通过旅行团订的机票和旅馆,所以要跟旅行团住在一起,只不过冈田和由美子可以自由活动,不必受旅行团约束。负责接机的旅行团大巴还没有来,由美子拉着冈田在石垣机场闲逛起来。他们看上去就像一对新婚的夫妇,在机场商店里走走停停。

      商店里摆的都是冲绳的特产,如印染布、红珊瑚工艺品,还有一些干果。当路过一家专门卖蛇酒的商店时,由美子吓得连忙闭上了眼睛,快速走了过去。冈田知道,由美子怕蛇,如果能让她被毒蛇咬了,那真是完美极了。他刻意在陈列蛇酒的橱窗前逗留了一会儿,当看到毒蛇很少出现在人面前的时候,他失望极了。

      十几分钟后,接机的大巴来了。冈田夫妇和其他几个年轻游客一起上了车。七八分钟后,便到了石垣岛的市中心。这次旅行可真是漫长啊,从东京到那霸用了两个多小时,从那霸到石垣机场又用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又要乘坐几十分钟的汽车。不过石垣市的繁华是出乎人意料的,这里的建筑物整齐且具有现代气息,虽然没有高楼大厦,但古朴的民居却有另一番风味。现代和古老夹在一起,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总算是到饭店了,据说这饭店是当地最高档的饭店,在房间里就可以看到海。冈田订的房间在二楼,一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汪洋大海。由美子迫不及待地把行李放好,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打开行李,挑选晚上吃饭要穿的小礼服。

      由美子跟冈田谈恋爱的时候,不过20出头,充满活力,去哪里都是牛仔裤、T恤。如今30岁出头,她反而在意起自己的穿着打扮了,这次到石垣岛只住四天三夜,她竟然带了三套小礼服,一套比一套耀眼。大概是觉得青春不再,要靠服饰来为自己的魅力加分。

      冈田一边抽烟,一边在房间里转来转去。这里可真是大,要比东京的双人房间大两倍。不只是房间,双人床也很大,衣柜也很大。真是想不到,饭店从外面看上去并不大,可里面却十分宽敞,就像是美国西部电影里出现的房间一样。冲绳和石垣,本来就被美军占领过?;蛐?,这里的房间就是美军建造的,所以什么都大。

      这里的窗户也很宽阔,大概是为了方便欣赏海景。透过窗户看下去,下面都是坚硬的水泥地,如果人头朝下摔下去,必死无疑。外面是树木环抱的林荫小道,直接通往不远处的大海,“真是美不胜收。”冈田默默赞叹。

      晚上,冈田带着由美子下楼吃晚餐。由美子精心挑选了一件紫色开背晚礼服穿在身上,优雅地挽着冈田的手臂,缓缓下楼,仿佛是要去参加什么重要的晚宴一样??傻搅瞬吞欧⑾?,这里大部分是新婚的夫妇或者热恋中的年轻人,穿的大多是牛仔裤和T恤,只有由美子穿了件夸张的晚礼服,显得格格不入,好像一个另类。不过由美子并不觉得别扭,她自信而骄傲地问冈田:“我漂亮吗?”

      “当然漂亮。”冈田说。

      晚餐还算可口,都是些家常菜。其他情侣们都飞快吃完晚饭,到海边狂欢去了,餐厅里很快只剩下了冈田和由美子。

      由美子放下手里的餐具,看着冈田,目光温柔似水:“我们和好吧!”

      冈田听到这话,差点就心软了,他立马控制住情绪。从前由美子说过无数次和好之类的话,没有一次像这次这么真诚、温柔。

      冈田为了掩饰杀意,只好假意迎合:“好啊。从前都是我不好。”

      由美子笑着说:“你能为过去忏悔,我真开心。你要跟我出去逛逛吗?”

      “我很想去,可是身体很乏累。年纪大了,不比从前了。”

      “那你休息,我自己去。”由美子笑语盈盈,走出了饭店。

      三

      冈田回到房间,摊开他在机场买的石垣岛地图,开始琢磨起来。石垣岛真是个美丽又奇妙的地方,从市区往北走45分钟,就是名叫川平的入???,可以在那里坐船驶入大海。而且这里盛产黑珍珠,由美子一定非常喜欢。不过这里海浪很大,处处激流,要万分小心才行。海浪大,有多大?水流急,有多急?尸体会不会瞬间冲到深海里?如果可以,那这里是个绝妙的杀人之地。

      不过不能大意,川平人多,杀人很容易被发现。再往北点不错,那里是一片原始森林,人迹罕至,或许会有一些没人去的海岸。如果把由美子哄骗到那里,将她杀了,把尸体扔到森林里或者大海里,会不会更安全一点?

      杀人时不被人发现是一个方面,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又是另一个重要方面。夫妻二人一起到饭店,一起出门,却一个人回来,肯定会引起人们的怀疑。

      不如杀了人后就去报警,说由美子被海浪卷走了??扇绻宄迳习?,警方就会发现尸体上的勒痕或脑后被重物击打的伤口,那么第一嫌疑人一定是自己。

      这事还真难处理,冈田心想。

      差不多半夜1点,由美子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冈田有点不高兴:“怎么喝成这样?”

      由美子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直接倒在了床上。

      “真痛快啊!”

      “什么?”

      “我逛街的时候,碰到一群小伙子,他们恰好也都住在这个饭店里。对了,咱们刚刚还在餐厅里见过他们呢,就坐在离咱们不远的地方。”

      “哦。”

      “我们一见如故,聊得很畅快,后来就一起去迪厅跳舞,还去了酒吧喝酒。真是痛快。你要一起去就好了。”

      “我不喜欢喝酒,这你是知道的。”

      “水!”

      “什么?”

      “我想喝水。”

      冈田忍住不快,给由美子倒了杯水。

      “谢谢!你看起来很不高兴。”由美子说。

      “没有。”

      “我独自去和一群不认识的小伙子喝酒,你很生气吧?”

      “没有。”

      “一定有。我忘了说,除了小伙子,还有一群小姑娘呢。”

      “我说了,我没生气。我在想明天旅游的路线呢。你快点睡吧,明天会很累呢。”

      眼前的由美子让冈田从骨子里厌恶,杀她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四

      第二天早上,由美子在餐厅碰到了昨晚一起喝酒的那群年轻人,他们像老友一样打着招呼,还互相调侃着昨晚的窘态。

      “你这个家伙,喝得不省人事,怎么样?活着回去了?”

      “这个小姑娘真能喝,果然是青春无敌呀。”

      由美子大声说笑着。从前,她这种性格正是冈田所喜欢的??墒侨缃?,她的活泼开朗,都成了冈田心里的杀人理由。

      冈田独自坐在餐桌旁,等着由美子跟那群年轻人说笑完。十几分钟后,由美子才笑吟吟走回来。

      “你还真高兴!”冈田讽刺道。

      由美子不以为然,笑眯眯地说:“和年轻人在一起就是痛快。”

      “是啊,你已经不年轻了。”冈田挖苦由美子。他此时的心情十分奇怪,说不上是吃醋,但看到由美子对自己无所谓的态度,又很恼火。不管怎么样,他是不爱由美子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了她。

      吃完早饭后,冈田带着由美子上了他提前订好的出租车,每天的费用是五千日元。由他亲自开车。

      “我们先去川平,那里是入???,风景很美,还能买到不错的黑珍珠。”冈田一边开车一边跟由美子说。

      “好啊,黑珍珠我最喜欢了。”由美子一边说一边将头靠在冈田的肩膀上,看上去十分幸福。如果别人看到,一定会以为他们是新婚夫妇,可谁知道丈夫正盘算着如何杀妻子呢。

      这一路上还算顺利,车也不算多,就是暑热难当。因为车里没有空调,所以只能开着车窗,炙热的空气不断涌进车里,让人浑身不舒服。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川平公园。

      冈田和由美子下车后先到几家特产店看了看,那里的东西真是贵得出奇。本来以为黑珍珠在当地会卖得便宜些,谁知道更贵。但冈田还是给由美子买了三万日元的黑珍珠,为了掩饰自己的杀机。

      出了特产商店,往后走到一条陡坡上,就能看到整个川平湾的景色。冈田和由美子走在沙滩上,周围没有一点喧嚣声,只有海风吹拂海岸的声音。不远处有几个年轻人在游泳,尽管那里插着“禁止游泳”的牌子。

      “想游泳吗?要游的话,我去车里取泳衣。”冈田问。他想,如果由美子能在游泳时不小心被浪卷走,会省掉很多麻烦事??捎擅雷尤匆×艘⊥?,说:“我昨晚喝太多了,今天头很疼。你自己去游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你不游,我也不游。”

      “你给我照张相吧。”由美子说。

      “好啊。”冈田立马拿出相机,给由美子拍照。他此时很不耐烦,可不得不装成很恩爱的样子。

      拍了几张后,冈田说:“我去取三脚架,这样我们可以拍合影。”就在冈田要去取三脚架的时候,有个小伙子走过来说:“我给你们拍吧。”

      小伙子穿着泳裤,看上去20出头的样子,充满活力。冈田看着他有点面熟,片刻之后突然想起来,那是早上跟由美子打招呼的那群年轻人里的一个。

      “是三浦君啊。”由美子欢快地叫着。

      三浦照了几张相后,由美子忽然说想去游泳,一个人跑到崖边去换泳衣。

      “您太太真漂亮!”三浦笑着说。

      “还行。”冈田敷衍道。

      不一会儿,由美子穿着一身比基尼回来了。她虽然年过30,可身材苗条,肌肉紧实,穿上比基尼十分性感火辣。三浦一个劲儿夸赞由美子,由美子高兴地跟三浦下海游泳去了。

      如果在几年前,冈田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嫉妒??上衷谒宰永锵胱诺娜词橇硪患?,要是把他们两个人一起杀了,会更有说服力。想一想,一对夫妻来石垣岛玩,谁知妻子却爱上了住同一个饭店的年轻小伙子。妻子经过多番挣扎,最后选择了跟小伙子自杀殉情。如果能这样,是最好不过了,只要毒死他们就可以了。等他们死后,自己可以装成一个被妻子背叛的可怜男人。

      “我帮你们拍张照吧!”冈田拿起相机起身对由美子说,“你不是想跟这个活力四射的年轻人一起拍照吗?”

      由美子笑了笑,抱着三浦,好像故意做给冈田看。三浦有点尴尬,只是“嘿嘿”傻笑。

      冈田给两人拍了三张照片,自己留了两张,心想这是妻子出轨的证据?;褂幸徽?,他递给了三浦。三浦不好意思地说:“这样的照片,我怎么能收呢?”

      “你拿着吧!”由美子笑着对三浦说。

      五

      回到饭店,冈田对由美子说:“他真不错。”

      “谁?”由美子有点心不在焉。

      “就今天在川平遇到的那个年轻人啊,叫三浦是吗?”

      “哦,那个小伙子啊。”

      “嗯,他很不错。”

      “我倒不觉得,他脸皮厚得很,他那群朋友里,可是有更好的小伙子呢。”

      “但我觉得他不错。”

      “你不嫉妒?”

      “为什么嫉妒?”

      “我跟他走得很近啊。”

      “怎么会呢?你跟年轻人多待一待,自己也会变得年轻,我高兴还来不及。”

      “哼!”

      “怎么,我说错了?”

      “早上在餐厅,我跟他们打了打招呼,你就一脸不高兴。”

      “那是因为我们吃了早饭要快点出发啊!三浦在石垣岛待多久?”

      “好像是后天早上离开,跟我们一样。”

      看来明天就必须动手了。明晚把三浦骗到屋子里,然后把他和由美子一起毒死,伪装成殉情。

      冈田早就准备好了一瓶农药,本来是打算毒死由美子的??伤俪倜挥卸?,是因为毒死由美子一个人,再伪装成意外,实在说不过去??上衷诓煌?,两个人一起被毒死,理由十分充分。想想看,不少婚外情都是以悲剧收场,他们自杀殉情,完全说得过去。而且农药这东西,哪里都可以买到,警方不会因此而产生怀疑。

      晚饭后,由美子又一个人出去逛街,冈田也悄悄离开饭店。他到商店里买到了注射器和葡萄酒?;氐椒考浜?,他把农药稀释,然后用注射器推进没有开封的葡萄酒里。一瓶毒酒就这样做好了。

      剩下的农药和注射器,冈田都装进了一个袋子里,准备扔到海里。这些东西绝对不能被发现,否则自己就会有麻烦。他走出饭店,朝着海边走去。来到悬崖边,他将袋子扔到了海里,看着它沉下去。

      冈田回到饭店,若无其事地等由美子回来。他突然想到一件事,立刻打开衣柜,把由美子的箱子拿出来,将她和三浦的合照放了进去。如果警察前来调查,发现合照,就会自然而然想到他们自杀殉情的可能。

      一切都准备好了,此时由美子也回来了。她跟昨晚一样喝得醉醺醺的,一进门就倒在床上,“我又跟三浦君喝酒了。”

      “挺好。”冈田笑了笑。

      “你觉得挺好?”由美子眼睛里透射出一种难以言明的危险信号。

      “是啊。有什么问题?”

      “你真的一点都不嫉妒?”

      “我都说过了,你能再找回青春,我高兴还来不及。”

      “喂!”

      “怎么了?”

      “你是不是在想,如果我跟三浦好了,你跟我离婚时就不用付赔偿费了?”那危险的信号越来越强。

      “你说到哪儿去了,我怎么会这么想?”冈田有点慌张。

      “就算你这么想也没用。”

      由美子看到了桌上的葡萄酒,问道:“哪儿来的酒?”

      “我买的。因为后天就要跟三浦君告别了,所以想在告别前跟他喝一杯。”

      “是波尔多葡萄酒?”

      “是的,这酒我也可以喝一点。”

      六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冈田和由美子想出去玩,一出门就碰到了三浦站在那里发呆。

      “你干什么呢?”冈田亲切地跟三浦打招呼。

      “快别提了。昨晚上喝多了,今早没起来。等我睡够了醒来,发现大家都已经出去玩了。这群家伙,竟然把我一个人留在饭店里,这可是我们在这儿玩的最后一天。”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一个人租一辆车太贵了,只能租得起自行车,可天这么热,怎么骑自行车呢?我正琢磨呢。”

      “是啊,天气很热,我看都超过30摄氏度了。不如你跟我们一起租辆车吧!”

      “可以吗?那真是太好了。”

      冈田租来一辆车,由美子坐在副驾驶座上,三浦坐在后面。他们今天不去川平,要去东面玩一玩。

      开了20多分钟,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边。冈田把车停在路旁,欣赏这片密林。

      “这林子真可怕,谁要不小心走进去,肯定出不来了。”由美子嘟囔着。

      冈田忽然感到一丝寒意,立即开车继续前行。

      “你姓三浦吧?”冈田问后座的三浦。

      “是的。”

      “听由美子说,你们也是明天离开石垣岛?”

      “是啊,本来想多待几天的,可是我们都没钱了。”

      “我们明天也要走。我们在这儿相识,也算有缘,不如晚上一起喝一杯吧,算是个小型酒会。”

      “可是……”

      “没事,你来吧!”由美子冲着反光镜里的三浦笑着说。

      或许根本不用伪装,由美子是真的爱上了这个小子。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太好了。冈田暗想。今晚等他们喝了酒,冈田就得赶快离开屋子。等到药性差不多完全发作了,冈田再回饭店,一切都顺理成章。

      冈田心里想着这个绝妙的计划,开着车飞奔在海岸的公路上。

      这里真是太美了,右边是白浪滔滔的海滩,左边是茂密的菠萝树林和甘蔗林。

      “停车……”由美子忽然大叫一声。

      冈田慌忙停下车:“怎么了?”

      “你们看,前面有一大片木棉花,真是漂亮。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片的木棉花呢。你们快下车。”

      “你要干什么?”冈田问。

      “去摘木棉花。”

      “可以随便摘吗?”

      “应该可以,好像是野生的。”三浦说着跳下车,跟由美子一起去摘木棉花。冈田也极不情愿地下了车,假装愉快地跟他们二人摘起花来。

      “摘这么多干什么?”冈田问。

      “放在车里啊!”

      “这车是租来的,还得还回去。”

      “那有什么。坐在木棉花里,你不觉得很惬意吗?”

      “也对。”

      三人把木棉花都放在了后座上,由美子还在摘个不停。突然间,她大叫一声。冈田顺着叫声看去,原来一头水牛出现在花丛中。这水牛大概是在休息,被由美子给惊醒了。好在它并不生气,只是站起来看了看,就又卧下了。

      由美子吓得不轻。

      七

      再起程的时候,换了三浦开车,冈田则坐到铺满木棉花的后座上。“怎么样?坐在木棉花中。”由美子回头问。

      “不错。”冈田说。

      由美子忽然笑了起来,弄得冈田莫名其妙。

      “你笑什么?”

      “没什么。”

      开了一阵子,景色又有了变化。周围是长满了铁树的原始森林,不远处还有几头水牛。

      “咱们还是回去吧。”冈田对三浦说。

      “再往前一点,有处与众不同的景点。”

      “前面有景点?地图上没写啊。”

      “你看的是旅游地图吧?上面的确没写。”三浦笑着说。

      冈田打开随身携带的地图,前面的确有处小景点,是个瞭望台。

      “是那个瞭望台吗?”

      “不是。”

      “是舟越?地图上写着,舟越是石垣岛最狭窄的地方,只有百米宽,可以扛着船过去,所以叫舟越。”

      “不是。”

      “也不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袭上冈田的心头,因为三浦的举动有点异常。

      “你看都过了中午了,该回饭店吃午饭了。”冈田对三浦说。

      “离12点还差五分钟呢。”三浦微笑着说。

      “可我已经饿了。”

      “我没饿呢。”由美子狠狠撂下一句话。

      “就快到了,冈田先生。”

      三浦将车开到一旁的土路上。

      冈田觉得越来越不对劲,恐惧感不断加剧,他大声吼道:“停车!我要下车!”

      三浦突然向右打转方向盘,将车驶到一块狭小的悬崖边。这里四周都是荒草。三浦熄了火,对冈田说:“到了。”

      “这就是你说的与众不同的地方?”

      “是的,这里可藏着好东西呢。”三浦一边说,一边把汽车钥匙装进口袋。接着他走到荒草丛中,推出了一辆摩托车。

      “这辆车花了我两天的租金,我好不容易才把它藏在这里?;胤沟甑氖焙蚩衫刍滴伊?,幸亏碰到了一辆往市中心去的货车,这才让我解了解乏。”

      “你在这儿放辆摩托车干什么?”

      “和你太太回市中心啊,难道要走回去吗?”

      “那这辆汽车呢?”冈田茫然地问道。

      “当然是你的棺材啊!笨蛋。”由美子从车上下来,恶狠狠地说。

      “什么?”冈田惊得脸色苍白。

      “你还真以为我想跟你和好,跟你来度二次蜜月吗?”

      “你在说什么?”

      “我跟你来的目的就是杀了你。我和三浦也不是在这里认识的,我们在东京就认识了。”

      “你要是杀了我,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你真以为我傻吗?在旅行前,我就帮你买了一份保险,保额三千万日元,只要你意外身亡,三千万日元就是我的了。”

      “你这个浑蛋!”

      “我摘了这么多木棉花放在车里,就是想最后尽一点妻子的责任,让你风风光光上路,不至于太寒酸。”

      此时三浦已经拿着扳手走了过来。冈田慌忙跳进车里,想开车逃命,可钥匙已经在三浦的口袋里了。冈田又朝外奔逃,可还是被三浦追上了。一声惨叫后,冈田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死了吗?”由美子问。

      “来,把他抬到车里。”三浦和由美子把冈田放到了驾驶座上,把钥匙插进去,踩住了油门,开动汽车,伪造成一个冈田开车不小心坠崖的假象。

      转眼间,冈田和租来的汽车就掉到了悬崖之下,然后慢慢地沉入海里。

      三浦看了看手表。

      “你看手表干什么?”

      “当然是在看时间。”

      “什么时间?”

      “如果他会醒过来,那就糟糕了。不过已经过了五分钟,就算他醒过来,也已经被淹死了。放心吧,他活不下来了。”

      由美子松了口气,对三浦说:“我们回饭店吧。”

      “好的。”

      两人坐上摩托车,由美子紧紧抱着三浦,柔声说道:“我们得庆祝一下,到我房间喝一杯,那里有瓶上好的波尔多葡萄酒。”

    Tags: 爱侣 旅行

    本文网址://www.kxrqd.com/zhentan/15259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2
  • 西城区陶然亭街道成立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 发布《十大行动倡议》 2019-05-01
  • 漂洋过海的中国迷:日本小伙的中医情缘 2019-04-28
  • 寻找三秦非遗:二月二,大荔县阿寿村药王庙会赛花馍 2019-04-21
  • 高校招生将更加尊重学生自主选择 2019-04-19
  • 香河县纪委监委严把信访举报交办督办回复“三关” 让信访举报件件有着落 2019-04-17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4-17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07
  • 华龙网――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4-07
  • 交警送心梗司机就医不留名 工友抢拍背影照寻人 2019-04-05
  • 科学家教人工智能诊断脑癌 2019-03-31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3-31
  • 这一年,你的钱花哪儿了? 2019-03-27
  • 养犬规定需细化完善 网友:让狗狗少惹事、不惹事儿 2019-03-22
  •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 2019-03-06